暴力慈善的陈光标回应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9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两只大熊猫幼崽的诞生是一大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“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大家才满意,我不怕任何人质疑,我心里的承受力是无限的。”2011年3月,陈光标在云南盈江地震灾区行善时,和受灾群众一起手举200元捐款合影的行为,受到众多网友质疑,面对非议,陈光标如是说。

  2011年3月20日,陈光标应邀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“首期中国基金会领导人高级研修班”,作为研修班课程之一,4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国著名基金会秘书长与他展开对话。

  这是陈光标第一次与专业的公益组织负责人对话,在对线分钟介绍了自己在日本和中国台湾救灾行善时的细节。

  在对话阶段,数位基金会秘书长建议陈光标建立基金会,或与专业公益组织合作,提高慈善的效率,但陈光标称,不考虑与专业组织合作做慈善,希望通过自己的亲力亲为,感染更多富人,共同加入到慈善事业中。

  北师大壹基金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,陈光标替富豪们干了一件好事,“陈光标这三个字如果竞拍的线亿元。”

  陈光标透露,5月份将再次赴台湾做慈善,他将在台湾数所大学设立奖学金,还将为台湾儿童的营养午餐出力,希望每个孩子的午餐都能有一杯牛奶,和一个鸡蛋。 1 为何不靠慈善组织?

  刘选国(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):为什么不靠专业慈善组织做慈善,以提高慈善的效率呢?

  陈光标:中国的慈善还处在摸着石头过河阶段,希望工程发起人徐永光曾说我这是“暴力慈善”,但我认为,中国就需要我这样的“暴力慈善”,来推动整个社会的慈善进步,社会对我的行为有争议,有讨论,是好事。我是发自内心的行善,我高调做慈善不是为了宣传我个人,我从小就高调,做了好事不说出来,我心里会憋得难受。成立陈光标基金会还不成熟,我只希望以后给历史、给儿孙留下“大好人”这仨字,就够了。

  傅克勤(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品牌部部长):听说你的公司已三个月没业务做了,是不是真的?慈善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事业,如果这样的话,你后续的捐款从哪来?

  陈光标:我的公司已经快四个月没接到一单业务了。简单说,就是我的社会活动太多,我70%的时间都在做慈善,但搞房子拆除的,一般都是初中生,比我文化水平高的很少,他们经常搞各种活动,我几乎都不参加,全部拒绝,所以,很多拆迁业务就拿不到。

  我的利润非常薄,但我们每个城市都在大拆大建,建筑垃圾非常多,哪有活儿我们就去哪儿,工作量还是非常大的,请大家相信陈光标的智慧,我不会因为慈善把企业做垮了,否则,对中国企业家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,因为陈光标做慈善把企业弄丢了,谁还做慈善呢?我遇到的困难是暂时的。

  赵华(北京光华慈善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):你的行善方式,会让人认为慈善组织不可信赖,这有利于推动慈善事业吗?

  陈光标:我从来没否定过基金会的功劳和成绩,很多基金会的公益项目我认为是很好的。但中国的慈善事业处在发展阶段,也非常需要我这样的富人去高调推动,人人参与慈善,让更多的富人加入进来。我们是按各自方式去选择行善的,我是一个爱学习的人,我会考虑大家的意见,在高调做事的同时,也会考虑符合大家的口味。

  刘洲鸿(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):你和受助人一起举着钱的照片,让人心里不是很舒服。

  陈光标:举着两个手指的姿势,这个动作是胜利和坚定信心的意思,我到灾民中去,我跟灾民同悲喜,我希望能给灾区带去希望。让灾民放心,困难是暂时的,一定是能战胜的,并不是拿着两百元炫耀,真的不是这个意思,但很多人都误解了,他们不理解我,反而质疑我。